一证在手,天下无忧.多旋翼驾驶员,机长无人机课程任选.
- 培训课程结束后,学员统一赴国家AOPA专业考点参加严格考试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徐老师电话:15951995053
QQ咨询:1309439759
微信咨询:15951995053
-“无人机”死忠粉课外赚了十多万
浏览数:442

大三学生陈泽楠(左)是一名无人机的忠实粉丝。

原标题:“无人机”死忠粉课外赚了十多万

Face

陈泽楠年纪:21岁

籍贯:英德

身份:厚街创新学院大三学生

“现在无人机公司很多,我希望去一家成熟的公司练练‘内功’。我觉得这个技术在未来很有前景,我也坚持了这么多年,未来肯定会继续走下去。”

9月12日上午,厚街创新学院2015级新生报到当天,悬挂迎新条幅的无人机赚足了新生们眼球,操作这架无人机的大三学生陈泽楠也出尽了风头。陈泽楠是无人机的死忠粉———不仅爱购买爱收集,能自己制作研发,还在创新学院内开设了自己的无人机工作室。如今,他大学还没毕业,就用无人机赚了十多万元。

用易拉罐做电动飞机

用手机软件调整无人机参数后,陈泽楠一按手柄上的按钮,他制作的无人机六个轴上的旋翼便转动起来,机身迅速升空,机上悬挂的摄像头传回的即时影像可以在手持的小屏幕上看到。这样设计、制作并娴熟操作无人机,他已经学习了十余年。

陈泽楠今年21岁,是创新学院大三的学生,来自清远英德。说起无人机,陈泽楠说自己先从航模开始入门。陈泽楠来自一个医生家庭,从小喜欢收集航模。“我记得还是小学一年级时,就买了自己的第一个航模。”而他说的航模,并不是普通的观赏航模,而是能启动飞行的电动航模。“家里很支持我玩航模的,所以那段时间我在航模上花的时间很多,也拆了许多航模自己学习组装。”很快,普通的航模在陈泽楠眼中便只是玩具了,“我开始自己设计航模,做一些速度更快、续航时间更久的电动飞机模型出来。”

陈泽楠说,在他初中时期,淘宝网购开始兴起。“我很多零部件都是从淘宝上买的,至于外壳就用塑料板或者易拉罐自己裁剪。”陈泽楠笑称,自己每年的春节利是以及日常的零花钱,几乎全用来购买航模零配件了。“曾经也有同学想和我一起玩的,但他们热情有限,没和我一起坚持下来。”而等到高中时,陈泽楠坦言,将更大的热情投入到航模中去,家人并没有反对他的做法,反而向周围朋友推介陈泽楠的无人机。

“有次我们那边电视台要做航拍,当时市场上无人机还很少,通过家人介绍,就使用了我自己改装制造的无人机,由我来操作拍摄。”陈泽楠回忆,那次“商业首演”,自己的无人机赚了一万多元,让他非常高兴。

入学带了三台无人机

一次起降一千多元,一次航拍赚一万多元……在无人机航拍领域,这是普遍价位。陈泽楠学习无人机知识多半是通过网络专业论坛学习,这也为他积累了大量人脉。

无人机的商机,甚至一度让他放弃考大学。“当时高中真的都不想读书了,想高中毕业后去创业,最后等到高三时自己恍然大悟,觉得确实要学习些知识来深入研究无人机,这才坚持高考进入大学。”陈泽楠感慨。

在大学中,陈泽楠学的是计算机相关专业,不仅要接触数控加工设备,还需要学习编程软件。“恰好制作无人机的硬件知识、软件知识都能学到。”陈泽楠称,自己进入大学时带了三台无人机,这三台机曾经很让宿舍同学们惊艳。“但这毕竟是小众爱好,大家都是一开始时觉得好奇,后来慢慢地又只剩我一人独自研究了。”陈泽楠说。

无人机造价不菲,普通的一台动辄上万元。但陈泽楠自己拥有的数台无人机,都是靠课外实践赚的钱购买的。“通过和无人机爱好者们在论坛上的交流,我拓展了很多人脉,平时就有客户找我来做航拍。”大学三年下来,陈泽楠靠课外兼职航拍,赚了十多万元。

开设无人机工作室创业


“但我赚了钱之后,又去买新的无人机或者零配件了,没存下多少钱。”陈泽楠说,操作无人机也有一定的风险。据他介绍,由于低空管制,市区不少地方都限制无人机飞行,而去偏远的林地使用,则容易发生“撞机”。“有次我帮一个户外公司航拍广告,就因为没有控制好高度,导致无人机撞到树上发生了损坏,幸好我带了备用无人机,才完成了工作,但也损失了不少。”陈泽楠说。

临近毕业,他却不再想通过无人机来创业了。“现在无人机公司很多,我希望去一家成熟的公司练练‘内功’。”陈泽楠透露,在创新学院内的学生创业园,他已经租下了一个铺面,开设自己的无人机工作室,吸纳志同道合的同学们加入。“我觉得这个技术在未来很有前景,我也坚持了这么多年,未来肯定会继续走下去。”




天气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