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航鹰职业培训学校 招办联系电话:15951995053徐主任
国内最早开设无人机专业的培训学校,入学即签就业安置协议!
在线咨询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徐老师电话:15951995053
QQ咨询:1309439759
微信咨询:15951995053
无人机,有人管!下月起无人机不能黑飞了
浏览数:133

根据现有制度,要使用无人机,需事前向相关部门提出飞行计划申请并得到批准,操控者还需有无人机驾驶执照。


但现实中,多地无人机操控者接受采访时却表示,平时操控无人机飞行,“只要不出事,基本没人管”。


6月1日起,这种状况有望改变。因为,民航局出大招了!



6月1日起,民用无人机将实行实名登记注册。民航局5月1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,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的开发,将于18日上线运行,6月1日正式对质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实施登记注册。

其他一系列加强无人机管理的举措包括:

正在建立无人机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,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;

发布民用机场保护范围数据;逐步规范无人机开展商业运营的市场秩序;


开展无人机专项整治工作。

民航局放“大招”的背景是什么?

据悉,近期,无人机“黑飞”威胁民航安全事件频发。据中国民航局方面介绍,仅今年1月中旬至2月中旬,就发生12起无人机违法违规运行威胁民航安全事件,其中7起造成航班调整、避让、备降、延误。

另据重庆机场有关负责人介绍,5月12日晚,重庆机场遭遇无人机干扰,持续时间长达近4个小时,造成重庆机场40余个航班备降,60余个航班取消,140余个航班延误,上万旅客出行受到影响。



震惊! “无人机扰航”频发发生

四川省公安厅4月20日发布官方通报梳理了近期的“无人机扰航”事件:

4月14日14时05分,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0公里区域(地处郫都区),机场净空保护区内,发现无人机活动,导致成都上空3架航班绕行,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地面航班等待5分钟。

4月17日14时13分,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18公里区域(地处郫都区),机场净空保护区内,发现无人机活动,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,造成1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。



4月18日18时26分以及18时38分,分别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.7公里区域(地处双流区)及同侧14.8公里区域(地处崇州市),机场净空保护区内,发现无人机活动,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,23架航班出港延误。

4月21日下午的3个小时里,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共计遭遇4架“黑飞”无人机干扰,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、重庆、贵阳和绵阳机场,4架飞机返航,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。

4月26日、4月27日、4月30日成都双流机场又再次连续发生“无人机扰航”事件。

危害一:无人机可洞穿飞机

目前,无人机在拍摄、监测、农业、救援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,与此同时,无人机“黑飞”也在严重干扰着正常社会秩序。

据业内人士介绍,如果重量为10公斤的无人机与飞行速度每小时900公里的飞机相撞,冲击力将达到125万牛顿,其能量不亚于一颗小口径炮弹,会直接洞穿机体,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。

危害二:影响航班损失巨大

机场一旦发现无人机等航空器靠近飞机,会紧急采取措施,在确保安全后,航班才能恢复正常起降。

今年1月15日下午,杭州萧山机场附近有人使用无人机近距离拍摄飞行中的客机。业内人士分析,无人机当时距离民航客机仅百米左右,已严重威胁航空安全。



一位民航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以窄体客机A320机型为例,如果要备降在航程1小时外的其他机场,油耗加上机组成本、维修成本、折旧成本、航路费等至少损失6万元。如果是油耗更高的大型客机,再算上因航班延误引起的旅客赔偿、后续航班取消带来的经济损失,航空公司的损失将更多。

危害三:高空坠落频出意外

在机场净空区域以外,无人机“黑飞”也频频出现意外。2015年7月1日,深圳市福田区一架无人机突然从高空坠落,将当地一户居民的私家车砸坏。

“即使是小型无人机,从高空坠落也足以伤人。另外,无人机‘黑飞’也有可能造成隐私泄露。一些较为专业的无人机,在技术上能从高空清晰拍摄小到汽车牌照的物体,因此可轻松获取很多私人画面,更不用说从一二百米的距离内拍清人脸了。”宁夏银川市一位持证 无人机驾驶员说。

无人机市场野蛮生长

据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柯玉宝介绍,近年,我国无人机市场规模年均增速达到50%以上,已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。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无人机行业研究报告》指出,预计到2025年,我国无人机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50亿元。

专家表示,在无人机销售环节,目前没有相应的准入制度,购买门槛不高,埋下不少隐患。



记者近日在淘宝、京东等电商网站,以“无人机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发现价位从数百元到数十万元不等的无人机产品达100页之多,包含市面上常见的各种品牌、型号的无人机。记者在一款“四轴高清航拍无人机”的页面上看到,该产品月成交量达2911笔。记 者尝试下单购买后发现,购买无人机和购买衣服一样简单。

重庆市资深无人机操控者刘先生说:“无人机的飞行管理,目前实际上大部分是机场在做,而我们平时外出航拍一般不会申请,也没人会管,飞行主要靠自律。”  

“无人机驾驶员执照培训费要上万元,实在太贵了。至于提出飞行计划申请并得到批准,需要有飞行任务委托书,还要提前好几天携带相关文件、材料到相关部门办理审批手续,非常繁琐。”云南省昆明市无人机飞行爱好者黄先生说。

专家观点:立法滞后于市场快速发展

多位专家认为,无人机“黑飞”屡禁不绝,与我国立法滞后于无人机市场快速发展有关。


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高国柱介绍:“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无人机管理的法律法规,现有无人机管理规则法律效力不高。”据成都警方通报,4月19日至23日,先后有4名男子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内放飞无人机被警方抓获,因其行为尚未影响机场航班正常起降, 只能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。


如何做到既放活市场又监管到位?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起淮建议,立法部门应从生产、购买、适航、注册、审批、飞行、监管、惩处等方面全方位立法,并同步出台与法律相配套的实施细则、操作规程和行业规定,将无人机真正纳入法律体系。

他山之石:无人机基本无法进入曼哈顿

失控的无人机曾坠落白宫草坪引起不小骚动。记者近日探访了纽约新泽西无人机飞行学院,并请学院创始人詹姆斯·巴恩斯解读美国无人机管理。

相对于无人机技术的飞速发展,法律和监管慢半拍。直到2016年6月21日,美国联邦航空局针对小型民用无人机系统(UAS)推出了首部管理规则,业界俗称第107条管理规则,标志着小型无人机被首次列入美国领空管理。

新规则从去年8月开始实施,对重量55磅(约25千克)以下的无人机飞行进行约束。联邦航空局将飞行目的分为娱乐和工作两种,飞行员和无人机都需要遵守相应的飞行规定。


巴恩斯说,无人机的操作者不应干扰比它大的飞行器的航线,应离开对方航线。为避免无人机飞入联邦航空局设定的“禁飞区”,管理部门还在智能手机终端推出了应用程序B4UFLY,无人机操作者可在飞行前查询空域管制情况。比如纽约,由于机场密布和特朗普大厦上空禁飞,无人机基本无法进入曼哈顿上空。纽约市也基本无法操作无人机,“因为随处都有无线网络信号、高楼、玻璃窗的反射和GPS信号干扰,曼哈顿飞行非常不安全”。

文章来源:新华视点 北京晨报

编辑:王雅贤


天气信息